brand-logo
二维码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项目
组织领导:国家卫生健康委医疗应急司
技术支持: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中日友好医院)
通知公告
项目新闻
更多
03-05慢阻肺病基层健康管理试点项目启动与培训会召开
​2024元旦贺词:觉悟于疫情,谋划于体系,担当于行动,成就于未来01-01
在新冠疫情中践行职业精神,光耀事业人生2023年初,随着疫情防控转段,新冠患者呼啸而至,呼吸界全体同仁挺身浴血照护人民生命健康。一时间,“全医院都成了呼吸科”。在与大规模瘟疫抗争的严峻时刻,呼吸界、医学界以行动深刻地诠释了何为职业精神,何为社会担当,何为舍生忘死。经此一役,我们每个人的职业生涯中都平添经历,顿生豪迈。新冠的可能走向新冠将往何处去?呈流感样流行特征是一种可能性;SARS-CoV2作为一个“完美级”病毒,成为“条件致病病毒”是它的另一种进化选择。呼吸疾病的严重危害与呼吸界的责任经历了新冠疫情之后,我们要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呼吸疾病对人类健康的危害至广至大,至深至远。新发突发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是构成重大公共卫生灾难的首要原因;慢性呼吸道传染病中的结核病将成为中国第一大慢性传染病,会导致多种健康危害;慢性呼吸疾病作为世界公认“四大慢病”之一,其患病率与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量齐观”;慢阻肺病所致人口死亡居第三位;肺癌的全人口患病率、死亡率均居肿瘤第一;肺炎是最常见、严重的社区和医院内感染;尘肺几乎占职业病的90%;呼吸衰竭多见而严重,往往是多脏器功能衰竭的始动与枢纽因素;社区就诊患者中以呼吸病最多;儿科门诊、病房中呼吸病约占70%;老年人死于呼吸道感染和呼吸衰竭者几乎占80%。面对以上惊心数据,我们要充分意识到责任。呼吸界应当率先关注共病问题并付诸行动共病(multi-morbidity)与复合病(co-morbidity)已经成为人类社会高龄化与医学发展至今,医学界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呼吸疾病相关的共病、复合病问题尤为突出。在医学专科日愈分化的当下,需要有专科率先遵循“分久必合”的历史规律,承担引领医学发展方向的重任,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科素有“普通内科”“基本内科”之称,应当在医学界担当起引领发展方向的使命和责任。医学在发生两大转变:原点转变为健康照护和群医学兴起我们意识到,医学在发生两大转变:其一,医学的原点(primary intent)、主旨已经由应对疾病转变为照护健康,同时强调疾病与健康具有相对性。由此,要从过去的注重“诊治”或“防控”转为要从“促防诊控治康”(健康促进,预防,诊断,控制,治疗,康复)六个领域、方面,运用“语药械食居环”(语言,药物,刀械,饮食,起居,环境)六种方法、“法宝”,实施全方位健康照护。其二,医学的聚焦点(focus)、关注点由较聚焦于个体健康转变为同时关注群体健康,追求人类健康效益最大化。因此,在关注个体、以个体化为特征的临床医学之外,关注群体乃至人类健康的群医学开始兴起。如果说临床医学代表了医学的个体观,群医学则代表了医学的群体观、人类观、大环境观。洞察医学发展的这些历史趋势,呼吸界应当遵循规律,顺应潮流,明确方向,率先在医学界实践。构建强韧的卫生体系应成为必为之事疫情防控转段后,社会逐渐恢复正常,但对医学卫生健康事业的思考不应停止。作为专业人士,我们应当认识到,新冠只是人类经历过的、有记载的新发呼吸道传染病疫情中至为温和(mild)的一种,但既便如此,也已经导致了全球的惊天波澜,夺去了数以千万计高危人群的生命,改变了世界很多。构建强韧的(resilient)卫生体系,特别是公共卫生体系,成为全球医学界、卫生界、社会各界共同的思想和声音。问题是,谁能对卫生体系(包括职能、机构、人员、运营、管理等)作真正深入的思考、产生深刻正确的思想并切实转化为坚定现实的行动,成为业界、社会、国家、世界能否汲取教训于灾难,成就平安美好于未来的关键。在构建卫生体系的过程中,懂得、尊重、遵循医学规律、经济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具有特别重要性,卫生经济学研究对于讲求经济规律意义重大。为此,呼吸界应当有自己的思想、觉悟和行动。新的年轮,新的希望,新的承载,新的境界。新年大吉祥!王 辰呼吸与危重症医学教授群医学及公共卫生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2024年1月1日转载自呼吸界。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JmMcVOsskuBZLn2Iv9UXhQ
全国慢阻肺病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项目2023年度启动与培训会召开07-31
2023年7月30日,慢阻肺病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项目2023年度全国启动与培训会在北京召开。本次会议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医疗应急司指导,由中日友好医院、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主办。据介绍,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于2021年首次将“慢阻肺病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项目”新增为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治项目的工作任务之一,这是国家首次在慢性呼吸疾病的筛查和干预领域投入重大经费支持,具有重大的公共卫生和社会意义。受国家卫生健康委委托,中日友好医院承担国家级项目管理办公室职责,负责推动项目总体实施。两年多来,中日友好医院与全国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含港澳台)的项目管理办公室共同推动项目有效开展,在160个项目区县,累计开展问卷筛查120.61万人,并对筛出的22.62万慢阻肺病高危人群逐步开展干预随访,有效推动了项目区县慢阻肺病防治能力提升。中日友好医院周军院长指出,中日友好医院作为国家呼吸医学中心,围绕慢阻肺病“促防诊控治康”开展大量工作,在国家卫生健康委、财政部等的支持下,先后牵头开展“幸福呼吸”项目、国债项目、高危筛查项目,累计覆盖全国31个省市区近3亿人口,其中高危筛查项目在慢阻肺病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方面初见成效,成为推动慢阻肺病防治工作的重要抓手。国家卫生健康委医疗应急司郭燕红司长表示,项目提高了群众慢阻肺病知晓率,促进了慢阻肺病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已成为惠及万民的重要工程。希望通过呼吸系统慢病防治项目的不断实施,由点带面,探索建立政府主导、部门协同配合、社会各界参与、医卫机构尽责强大、百姓积极响应的呼吸慢病协同防治机制,顺畅从疾病预防到诊治康复等全过程健康管理模式,并逐步推广到其他慢性疾病防治过程中,切实增强人民群众健康获得感。作为项目的负责人,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主任、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主任王辰院士详细介绍了项目预期目标及下一阶段研究重点。同时指出,慢阻肺病早筛与干预项目是国家充分认识到慢阻肺病对人民健康存在重大危害,以及相较于其他慢病,慢阻肺病在促防诊控治康方面短板更为突出,因此国家投入专项经费,在呼吸疾病领域首次设立的高危人群筛查专项。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副主任、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杨汀教授详细介绍了2022年度全国项目进展总结,重庆市与内蒙古自治区的省级项目办做经验分享。随后开展了2023年度项目技术方案更新与实施要求解读,现场筛查流程与注意事项、项目问卷填写注意事项、肺功能质控要求与注意事项的培训以及肺功能检查操作要点与实操演示、线上质控系统的使用与系统数据解读等。据悉,来自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含港澳台)的项目办负责人及项目参与单位代表约150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同时面向全国各地的项目参与单位及工作人员直播。来源: https://app.gmdaily.cn/as/opened/n/75b895c557de4c6ab1e3cde146aaa910
《柳叶刀》子刊发表协和医学院、国家呼吸医学中心研究:如果维持现状,不加大防控投入,全球慢阻肺病对宏观经济发展将造成严重阻碍07-31
       近日,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群医学及公共卫生学院、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中日友好医院、海德堡大学、哈佛大学等单位的科学家合作发表研究论文The global economic burde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for 204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in 2020–50: a health augmented macroeconomic modelling study。[1]该研究测算了从2020年开始的30年内,全球204个国家或地区慢阻肺病(COPD)将对经济发展造成的阻碍。他们估计,在2020年至2050年间,如果维持现状,不加大对慢阻肺病防控的投入,全球慢阻肺病对宏观经济发展造成的阻碍为4.3万亿美元(按2017年国际价格计算,下同),其中中国和美国将面临着世界上最大的经济损失,分别为1.4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这项研究使用健康增益宏观经济模型(health-augmented macroeconomic model, HMM)测算疾病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该模型主要考虑了以下两个途径:第一,慢阻肺病减少了劳动力的供给,阻碍了人力资本的积累。慢阻肺病通过导致死亡减少劳动力的供给数量。即使慢阻肺病不会立刻导致死亡,慢阻肺病患者也可能会选择提前退休,或者因为患病而缺勤、降低生产率和劳动参与率。第二,慢阻肺病降低了国民收入的净可用性,阻碍了物质资本的积累。若不及时防控,重症慢阻肺病的治疗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从微观层面上看,治疗重症慢阻肺病患者的高昂费用降低了人民生活质量及家庭可支配收入,从宏观层面上看,如果减少慢阻肺病的发病率,那么治疗重症慢阻肺病患者的部分费用便可以用于其他生产活动,例如投资于教育或基础设施建设等其他重要领域。该研究纳入了超过全球99%的人口,涵盖了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提供了2020年至2050年间全球慢阻肺病对各国宏观经济影响的地域分布(图1)。研究首先比较了若不采取行动进一步防控慢阻肺病,其对不同国家宏观经济造成的影响。按总量计算,中国(1.4万亿美元)、美国(1.0万亿美元)和印度(0.4万亿美元)慢阻肺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最为严重,这三个国家共同承担了超过六成的全球宏观经济负担。按国民人均经济损失计算,爱尔兰(7,087美元)、摩纳哥(4,760美元)和美国(2,903美元)慢阻肺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最为严重。按经济负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计算,美国,朝鲜和德国(均为0.19%)的情况最严重。(图1)作者们对比了慢阻肺病的宏观经济负担(表2)和健康负担(表3)在不同地区间的差异。从收入水平上看,高收入国家的慢阻肺病的宏观经济损失最为严重,其面临约1.9万亿美元的损失,占GDP总量的0.12%,国民人均经济损失为1521美元。而低收入国家慢阻肺病的宏观经济负担要低得多,总损失约为260亿美元,或国民人均经济损失27美元,不及高收入国家国民人均经济损失的1/50。从地区上看,东亚和太平洋地区面临着最大的慢阻肺病经济负担,虽然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30.6%,但将面临全世界41.1%的经济负担和49.9%的健康负担,其中中国便占全球慢阻肺病总经济负担的32%。(表2)(表3)该文章主要作者王辰院士,陈思邈教授和杨汀教授指出,中国慢阻肺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为世界之最,是日本的18倍,韩国的30倍,相当于慢阻肺病每年给中国经济造成0.16%的额外税收负担,这与中国的烟草使用和空气污染密不可分。王辰院士团队在2018年发表的一项针对中国慢阻肺病流行状况与风险因素的研究表明,中国20岁及以上人群慢阻肺病患病率为8.6%。[2]烟草使用是中国慢阻肺病的一个主要风险因素。烟草使用给经济带来的阻碍亦是巨大的。该团队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2015年至2030年间,若不加以控制,烟草使用导致的慢病将给中国带来16.7万亿宏观经济损失,相当于每年给中国经济造成0.9%的额外税收负担。[3]如果中国实施一系列控烟政策,例如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列举的减少需求的干预措施,将可以实现巨大的经济效益。具体来说,实施广告禁令和无烟工作场所等政策,并同时将中国的烟草税提高到目前零售价的75%,在2015-2030年期间可给中国经济增加7.1万亿元,相当于每年给中国经济增加0.4%的红利。王辰院士,陈思邈教授和杨汀教授等作者指出,为了避免万亿规模的庞大经济开支,首先,决策者和学者迫切需要进行思维范式的转变,并认识到增加对慢阻肺病防控的财政支持(例如,将慢阻肺病筛查管理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将规避万亿美元规模的“慢阻肺病税负”,带来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其次,对慢阻肺病的投资不仅仅是健康领域内的职责,更是一个国家在宏观资源分配中应该考量的。事实上,该团队2021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许多国家在卫生健康领域的宏观支出不足,而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的医疗卫生健康支出不足的情况尤为严重,例如,中国的卫生健康支出占GDP的最优比重为14%~16%,但目前该数据约为6%。[4]这两项研究均强调,各国应加大投入,促进能够延长寿命的高质量医疗和有效医疗创新,实施成本有效的群医学及公共卫生措施,进一步促进其医疗卫生领域的发展,减少疾病负担。具体来说,如加大控烟力度,将慢阻肺病筛查管理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以降低慢阻肺病的发病率,减少未来慢阻肺病对经济发展的阻碍,缓解慢阻肺病造成的危害。采取预防措施,不仅会使我国人民的呼吸健康状况得到改善,还会导致更为强劲的经济增长。在一个发展尚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中国家,解决慢阻肺病造成的健康和经济问题可能需要巨大的投入,但忽视这些问题的损失无疑将更为惨重。Lancet Global Health同期邀请了印度KEM医院研究中心的呼吸健康研究科学家DhirajAgarwal教授为此项研究工作做了题为「COPD generates substantial cost for health systems」的述评,Dhiraj Agarwal教授对这项研究的重要性与创新性给予了十分积极的评价,他指出:“他们展示了全球各国和地区慢阻肺病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这将有助于世界卫生组织(WHO)、欧洲呼吸学会(ERS)和美国胸科学会(ATS)等组织推动在各国设计政策。他们的研究结果可以帮助各国制定减轻COPD负担的策略,并为由全球慢性阻塞性肺病倡议(GOLD)领导的COPD筛查、诊断和管理指南的更新提供信息。他们的研究极大地填补了现有文献的空白,研究人员可以利用这些发现来开展未来的实施研究,在COPD负担高的国家,帮助设计减轻COPD经济负担的解决方案。”同时,他也强调了基层提高慢阻肺病知晓率的重要性:“如果个体在慢阻肺病早期被诊断出来,在社区卫生工作者的帮助下进行基于社区的筛查,可以真正地减少慢阻肺病带来的经济损失。社区的认识和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参与也至关重要”,说明在基层开展落实慢阻肺病照护的群医学实践,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将慢阻肺病筛查管理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对于实现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开展慢阻肺病筛查管理,能够有效降低医疗成本,节约医保基金,提升卫生支出效率,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新动能,开创新机遇,促进社会高质量发展,是对健康,对经济,对社会“最好的投资”。参考文献1. Chen S, Kuhn M, Prettner K, et al. The global economic burde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for 204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in 2020–50: a health-augmented macroeconomic modelling study.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2023;11(8):e1183-e93. doi: 10.1016/s2214-109x(23)00217-62. Wang C, Xu J, Yang L,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in China (the China Pulmonary Health [CPH] study): a national cross-sectional study. Lancet 2018;391(10131):1706-17. doi: 10.1016/S0140-6736(18)30841-9 [published Online First: 2018/04/14]3. Chen S, Kuhn M, Prettner K, et al.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Attributable To Tobacco Use In China: Macroeconomic Burden And Tobacco Control Policies. Health Affairs 2019;38(11):1832-39.4. Chen S, Kuhn M, Prettner K, et al. Macro-level efficiency of health expenditure: Estimates for 15 major economies.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2021;287:114270. doi: https://doi.org/10.1016/j.socscimed.2021.114270* 文章仅供医疗卫生相关从业者阅读参考责编:Jerry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zD5smLGfQQH8WU9ECwvgww
Copyright@2023, 国家呼吸医学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6045582号-17